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農民工攝影比賽網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文藝評論 > 正文

《海上鋼琴師》讀后感

發布日期:2013-08-17 來源:《鐵道建設》報
分享到:

生于船,長于船,死于船……

大海、輪船、鋼琴、陸地、孤獨、愛情、友情與天才交織的故事。

他是音樂的傳奇化身。輕巧的手指流水般地滑過琴鍵,他的指尖所流淌著的不僅僅是音符,而是對生活的真誠,看待生命的真諦。他的音樂變化多端捉摸不透。精巧、大氣、細膩、磅礴、小心、大膽、激情、委婉、濃烈、疏淡……他用音樂來抒寫人物,用音樂來表達情感,用音樂來講述人生,用音符來代替聒噪,觸摸人們的心靈,滌蕩人們的精神。聽著他的音樂,就是咀嚼自己的人生,洗滌自己的靈魂,涅槃重生。

他是孤獨寂寞的使者。自從他被拋棄在“維珍尼亞號”開始就注定了他一生的悲劇。從孤獨變成孤兒,如果孤獨就僅僅是如此,電影就不會這樣得引人入勝了。自從他的天賦異稟顯露之后,孤獨就一直如影隨形,直至隨著肉體消失在船上。他不敢踏上陸地?他沒有能力踏上陸地?上帝給你開了一扇門就會給你關上另外一扇窗,他的天賦或許成為他踏上陸地的障礙。在陸地上,他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他也無法操縱那么多的選擇,他的天賦僅限于用88個鍵子所創造出來的世界。船就是他保護自己,囚禁自己的地方,同時也是他與紅塵隔離的地方。沒有身份證,沒有出生證明,沒有親人,沒有住所,陸地上的一切都不屬于他……這些都不是阻止他踏上陸地的牢籠,真正是牢籠是他的心,是一個在他的心中永遠的家。他是一個極度自信又極度自卑的人,對于他的音樂他能夠挺胸抬頭,對于外界的不可知與不確定,他只有幻想、好奇與極大的恐懼。

于是,孤獨的藝術與無盡的大海就成為了他的宿命。

接受這么多年的無神論教育,我本不相信宿命。我命由我不由天,一直是我深信不疑的真理。但深思后醒悟,性格豈非宿命?決定人一生,性格就是宿命。我本性率直實在,一直秉承這樣的信念:“世界已經足夠骯臟虛假,我要做誠實的人!”所以看不懂這樣一個世界,即使看懂也因為需要付出虛假為代價而不愿去做。有人說真誠,有人說一根筋,有人說死板,善良貼心的“她”用黃培炎的座右銘來耐心地勸導我:外圓內方。自己心里知道虛假就行了,何苦非得說出來做出來讓人看見呢?或許這就是性格使然。她說的很對也很有道理,但這就應該就是宿命吧?性格的宿命。

同我一樣,1900宿命的一生豈非正是他的性格所定。他是純粹的天才,他的個性是天才與幻想交融,他不是沒有改變的機會,當金錢榮譽地位一切都要來到他的跟前的時候,他選擇了他的幻想世界,他說:“誰也不能夠帶走我的音樂!”這就是有人為他的音樂準備錄音發行后他的回答。有人會說他極端懦弱,不可思議,但什么是正常的?最起碼,他順從自己的心靈,選擇了自己的路,為自己而活。而自詡正常的我們是不是還在為了一些遙不可及的所謂理想而奮斗,是不是還在“熙熙攘攘皆為利來,攘攘熙熙皆為利往”,是不是還在為了壓力、為了別人而活,對一些唾手可得的美好卻沒有珍惜,對這些身邊的美好都沒有觸摸過。或者已經得到了還想要攫取更多?這豈非也同樣不正常?

沒有愛情的存在的影片是不完整的。《海上鋼琴師》也一樣有愛情的體現,但是神奇的是《海上鋼琴師》沒有女主角,她只是驚鴻一瞥,在1900心里留下美好的幻影后就轉瞬即逝,只活在他的心里,直到他撕碎那張唱片,便沒有留下一絲痕跡,蕩漾不起一絲漣漪。愛情是個令人琢磨不透的東西,但是總該是美好的,是甜蜜無比的,是心靈的交匯、融合。但是偏偏這個海上鋼琴師卻沒有這樣的好運,對海的依戀,對選擇的恐懼,使他錯過唯一一次去愛的機會。對女孩的愛戀甚至讓他差點戰勝恐懼。當走到船舷階梯上時,他看到面前城市里的萬千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又退縮了,把帽子扔向海里作為對女孩的懷念與留戀,然后返回了他的世界——他的船。回到船上,他掰碎了那張記錄他初戀的唱片,他也掰碎了那段沒有結果的回憶。

愛情沒了,還有友情,這位鋼琴師總是這樣的幸運。作為唯一知道鋼琴師存在的人,胖號手雖然貪婪自私迷戀財富與權力,但是對1900卻是誠心相待。電影的開始就是以他的旁白開始,足見他角色的重要性。朋友無需禮物,朋友也不需要過多的交杯換盞,朋友只不過是彼此不會忘記。在船上,胖子一直勸說鋼琴師下船去找尋自己的世界和輝煌并且為他走下船做出種種努力。即使多年之后,戰爭來了,胖子終終堅定信念不惜一切代價地找尋1900。最終,在裝滿炸藥的船上,胖子用差點喪命換回來的唱片把鋼琴師引了出來,完成心靈的交匯,共融……

經典必會有經典的東西留存于世,在這里我不想寫音樂,而是想看看臺詞,這不是想湊字數,而是這些話確實振聾發聵。

所有那些城市,你就是無法看見盡頭。可是,阻止了我的腳步的,并不是我所看見的東西,而是我所無法看見的那些東西。你明白么?我看不見的那些。在那個無限蔓延的城市里,什么東西都有,可惟獨沒有盡頭。根本就沒有盡頭。我看不見的是這一切的盡頭,世界的盡頭。

拿一部鋼琴來說,從琴鍵開始,又結束。你知道鋼琴只有88個鍵,隨便什么琴都沒差。它們不是無限的。你才是無限的,在琴鍵上制作出的音樂是無限的。我喜歡這樣,我活的慣。

那個世界好重,壓在我身上。你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結束,你難道從來不為自己生活在無窮選擇里而害怕得快崩潰掉嗎?

我是在這艘船上出生的,整個世界跟我并肩而行,但是,行走一次只攜帶兩千人。這里也有欲望,但不會虛妄到超出船頭和船尾。你用鋼琴表達你的快樂,但音符不是無限的。我已經習慣這么生活的陸地?陸地對我來說是一艘太大的船,一個太漂亮的女人,一段太長的旅行,一瓶太刺鼻的香水,一種我不會創作的音樂。我永遠無法放棄這艘船,不過幸好,我可以放棄我的生命。反正沒人記得我存在過,而你是例外,max,你是唯一一個知道我在這里的人。你是唯一一個,而且你最好習慣如此。

看著這些文字我恐懼了,自卑了,渺小了,虛無了,

雖然自詡五千年文明史的華夏帝國擁有寶貴的文化歷史資源,曾幾何時我也曾經因為生在偉大的中國而沾沾自喜,偷偷地鄙視歷史虛無主義的日本和民族虛無主義的美國。但是,在這種思想深刻的人性面前,在追求理想面前,我渺小了。這就是我從《海上鋼琴師》里看到的自己。

寫于某一個風雨大作的深夜。(鮑偉)
 

文章錄入:鮑偉      責任編輯:鮑偉
姚李論壇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7星彩中几个号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