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農民工攝影比賽網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小說 > 正文

銅鈴記

——斷弦臨春琴的故事
發布日期:2013-12-06 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斷弦臨春琴的故事

文/ 尹暄(五公司)

紅繩系銅鈴,一響徹千年。

曾經有一對金紅繩的虎頭鈴鐺,一正一反化法陰陽,墜于四月同生之地鎮妖塔兩角。

風過之時,鈴聲清脆卻深幽,令聞者心生安寧。鎮妖塔外雖無聲,塔內眾妖卻皆能聽到。

有一古國廢城斷弦臨春琴化為精怪,禍害眾生,在九百年修行時,被仙家熙和箏打入鎮妖塔以慢慢化盡元神,終將灰飛煙滅。

精怪儒雅,從來笑如春風,銅鈴響時,常立于窗階遙望故城。

三百年后臨春琴共邀扇精逃出鎮妖塔,扇子精耗五十年為臨春琴盜得虎頭陰鈴。

臨春使鈴喚故城百鬼夜出,以千人亡魂聚昔日琴師之形。

仙家怒,使熙和箏鎮妖臨春琴不敵,將敗之時,扇精以鎮妖塔陽鈴聚日月之氣傷熙和。

臨春脫困,扇精為妖身卻強使虎頭陽鈴耗盡元神,不復存在。

臨春琴自鎖五識以原形悲鳴于長安各樂坊數百年。

“臨春,若我們能出去,你要去哪?”

“古國。”

“待在那種斷墻草堆里面有什么意思,我帶你去長安吧?”

“古國有幽蘭”

“長安也有賣的。”

“臨春,那可好玩了,你知道歌舞嗎?我找個人幫你續上你斷掉的琴弦吧?”

“不用。”

“你看你的原形多難看啊。”

“……你不懂,世間的琴,弦滿才能有妙音,我以斷弦奏出妙音,不是更加不同?”

“啊?你是不是修煉的時候走火入魔啊?跟我說,我幫你醫一醫”。

“得了吧,藥蒲扇精。”

“哇哈哈,真的逃出來了,小琴你怎么弄的?”

“用聲音改陣法的方向。”

“蒲扇,塔破,鈴的法力都去鎮妖了,你趁這五十年想辦法幫我取塔上的虎頭陰鈴。”

“……要五十年耶……我還要去長安吃著餛飩看歌舞呢。”

五十年,琴精手持鎮妖塔陰鈴再次四方作孽,法力大增又更加狡黠,眾仙家怒。

復五十年,琴精集千人魂魄逆天而行,過九天雷劫,活一人之亡魂。

古國琴師幽蘭。

“我一直等著你幫我續此弦。”

“你是我丟棄的作品。我既親手斷了你的弦,便不會再幫你續上。”

“可你曾經在古國最高的樂典上,說我是你此生最高的成就。”

“你曾經是,而我一生最好的作品是熙和。”

“我比他的音色還要好,我比他還能表達出你所傳遞的感情,人們更喜歡我。我是最好的琴,可你為什么如此待我!”

“是,不可否認你樣樣強于他。可是臨春,你總是拼盡全力甚至以使人癡迷為目的,你奏出來的樂美若仙音,卻使人迷茫眷戀深陷其中長達數月數年,你想凡人流傳你的美名于是不顧是否會傷害到他們,只這一點你便永遠不及熙和。”

千年之前,古國琴師幽蘭出曠世箏,起名曠世意在驕傲,只因當時幽蘭自認曠世箏一出,天下再沒有樂師可以說自己會造琴。后來幽蘭常在古國皇城飛仙臺奏樂,聞者止步為琴聲心醉不已。此后三年,幽蘭使曠世箏傷百姓而不知,自此聽曠世箏一曲勝于一切,戰事,瘟疫,天災,人禍,人間的喜怒哀樂乃至生死皆在聞箏之下。古國衰敗于都城,幽蘭頓悟,淚斷曠世箏,更名臨春琴,置于高閣。又造熙和箏,曲雖不及臨春猛烈,卻若暖陽映入心中,使人心神開明終歸平靜。幽蘭百年之后,熙和箏看盡山海變遷,世間變幻,衰敗興亡,五百年后修行成仙。而臨春琴則深怨于廢都九百余年幻化為妖。

臨春傾畢生之力奏絕世樂曲,出最美音色,為的也不過就是世人仰慕,為的也不過就是千年之前,幽蘭琴師的一句畢生至高,舉世無雙。然而千年沉寂,千年孤怨,如今竟親口聽得幽蘭說自己不及熙和,臨春一時心如刀絞。

“我自成琴,莫不以令你驕傲為榮,每一個音節都務求做到最好,然而你竟然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太過癡妄,太過自私?我不顧古都天下?”

“是的。我舉個例子吧,臨春,你是怎么得的鎮妖塔陰鈴?若是你自己得的,絕不可能如此完好無損地站在我面前,你使了妖術讓他人為你不是么?”

“我沒有用妖術,別人自愿的。”

“可你在乎么?”

“我只在乎你。”

“可是臨春,我早已不在乎你。”

此后臨春隱居古國,熙和箏尋至,本想拿回陰鈴,且放臨春一條生路。可是臨春琴告之,琴師幽蘭的元神被陰鈴打散,早已灰飛煙滅。熙和琴心痛難當,于是對臨春痛下殺手。然而臨春琴終究優于熙和,當初不敵只是妖與仙的法力差距太大,才至于被壓在鎮妖塔下,臨春對于熙和是一直不服的。如今臨春有了鎮妖塔陰鈴,自是不怕熙和,況且臨春天資本身就優于熙和,所以屢占上風。

然而當臨春結法印重傷熙和后,熙和竟奏起曠世箏當年初現飛仙臺時的樂曲,臨春淚如雨下、心神大亂,熙和重創臨春,眼看要將臨春魂魄打散。

此時天空傳來一陣鈴聲,頓時陰鈴大振,臨春感到由天地間傳來一種無窮無盡的法力,他揮掌向熙和,熙和竟被一掌至死。而后天降大雨,九天之雷滾滾而至,欲滅禍世逆天之妖。

臨春琴笑而不抗拒,心甘赴死,卻被扇子精持陽鈴頂下前三重。

后不忍扇子精死于自己的懲戒,于是持陰鈴共渡雷劫。

劫度九重,雙鈴認主,三界震驚。

“扇子啊,你其實腦子不好使吧?”

“別那么惡毒,陪我去長安吧。這回有了陰陽雙鈴,你跑哪兒,我都能找到你了”。“臨春,以后咱們就是三界無敵的陰陽雙煞了。”

“誰要跟你一起雙傻啊。沒事頂別人的天雷有意思么?我主人說的對啊,你是有多傻,我讓你偷鈴鐺你就去偷,現在晚了吧,看給雷劈的一頭的毛都沒有了。”

“我是蒲扇又不是羽扇,要屁的毛兒。而且你要是死了,我一個人多沒勁,留著你,時不時還能給爺彈個曲兒。”

“我沒有弦兒。”

“我給你續上唄。”

“以后吧。”

“得嘞。”

“這是風車,這是糖人,這是糖葫蘆,這是桂花糕,這是杏仁兒酥。吃你也吃了,玩兒你也玩兒了,來,琴兒,告訴你家扇爺,有什么感想?”

“……除了風車都是甜的?”

“……”

“這是手鐲,這是頭釵,這是佩劍,這是玉環,這是荷包,買你也買了,戴你也戴了,來,告訴扇子爺,這些都是做什么的?”

“凡人戴在身上。”

“對!!你還有點常識么。”

“那是的,當年我在宮廷,什么材質的法器沒見過?”

“法器?”

“怎么?”

……

“小扇?”

……

“別叫我,我怕我給你跪下。”

“這是醉花,這是柳月,這是心藍,這是絳兒。你看你酒也喝了,人也摟了,來,告訴你家扇子爺,你有什么感想?”

“剛才那個曲兒破了好幾個音,不標準。”

“擦!叫你聽曲兒,叫你看姑娘呢?看姑娘!對姑娘的感想!”

“都……挺香的……”

“然后呢?你難道不覺得他們混可愛么??”

“我覺得你挺可愛的。”

“唔~好吧,恩……”

“呵呵。”

“……”

“呵呵呵”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臨!春!你個妖孽!!!”

“扇子。”

“啥?”

“我變成原形了啊。”

“哎呀,好大的琴!!!還有金條兒,還有玉石,哦哦哦哦,發達了。”

“……”

“你是楠木的吧?”

“桐木。”

“哎,梧桐木啊,我還是看金子好了。噌噌,這品相,就是梧桐也能賣個好價錢”

“……哎哎,不要變回來啊!!”

“……”

“想不想續弦了?你以為我整天帶一破琴在身邊在妖界很有面子啊?變回去,變回去。”

“……”

……

“修好了,真漂亮。”

“噌噌,這音色實在是太好聽,不愧是天下第一。”

“……謝謝。”

“不客氣。臨春啊,你這石頭是祖母綠吧,看著渾身上下環著一股子的流光?”

“我們在長安安了家,家里有大房子是臨春變的呀,家里的假山也是臨春變的呀,家里的小橋和池塘是臨春移來的呀,滿墻都是他自己畫的畫啊,最慘的是滿院的牡丹花,真真可憐了洛陽的哪位大戶人家,我替我內人對不起你啊。”

“滾”

“唱完就滾!家中內琴名叫臨春兒,買東西從來舍不得使點花錢兒啊,誒誒呀。”

“……”

“誒??要不你變成原形,我站菜市口把你賣了吧,你一千年古董,賣個便宜價你再跑回來,以后不愁錢花。”

“啊~!不要拿雷砸我……”

“臨春誒,臨春?”

“打坐呢。”

“陪我逛街。”

“不去。”

“哎呦,那我自己去了啊?”

“恩,早點回來。”

“都二十多年了,你以后記得把自己變老點兒,別嚇著鄰居啊。”

“我不經常出門不用變,你自己記著變就好了。”

“好,變老點。嘿嘿,要是能和臨春你一起變老就好了。”

“我們是妖。”

“要是能和臨春你一起變老就好了。”

“好,要變老也早著呢。”

“哎,你就運你的小周天吧,等你運到七百,我就回家了。哈哈哈”

結果扇子精自此沒有回來。

陰陽雙鈴認主后二十四年,扇子精出門逛街。從早到晚,而后是第二個日升與西沉。臨春琴運行完了一千九百個小周天,扇子精還是沒有回來。

于是臨春出門找,找遍了大街小巷。最后搖起了陰鈴。

長安的一個小巷子里,一個乞丐拿著一把系著銅鈴的破蒲扇躺在太陽底下。

忽然一個身影擋在他面前。

那人一把奪過自己的扇子,那扇子是蒲草扇子早開了很多岔,煽起來還露著風。可他一把奪過,仿佛不相信一樣反反復復看了很多遍,像看一個不認識的人。

乞丐記得那個面若冠玉的富貴人表情木然地看向他,問他在哪撿到的。他只好說,是在長安街道上撿來的。那人拎著他,非要讓他指出撿到的地方,他怎么敢不從。

“哎哎,你知道嗎?咱長安昨天出妖精了?”

“誒,就在東街,我昨個親眼看見一個人跪在門口哭呢。”

“怎么啦?”

“他個那哭,哭得老嚇人了,哭著哭著院墻就沒了,假山也沒了,最后整個房子都變沒有啦,一個院子都是枯萎的牡丹花。大家都說,這是妖精用障眼法罩了房子,把進去住的人都吃空了咧。聽說活生生的一個大活人,白天坐在那里,笑著笑著就變成了一把蒲扇呢。”

“你咋知道你又沒看見。”

“白天我看見那確實有人坐在那笑啊。”

“人怎么能變成蒲扇呢。一定是法術呢。”

“哎,其實這都沒什么,最難過的是那門前哭的人,哭得那叫一個可憐喲!昨天我在那邊看,看著看著,不知道怎么了,我都跟著掉眼淚了呢。”

“是啊是啊,我也哭了呢,不知道為什么,看著那個人哭,自己也會掉眼淚呢。”

“誰說不是。”

那一天,扇子精走出了家門,就坐在門口的臺階上,曬著太陽,笑瞇瞇地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小聲的開始唱自己編的歌兒:“我們在長安安了家,家里有大房子是臨春變的呀,家里的假山也是臨春變的呀,家里的小橋和池塘是臨春移來的呀,滿墻都是他自己畫的畫啊,最慘的是滿院的牡丹花,真真可憐了洛陽的哪位大戶人家,我替我內人對不起你啊,家中內琴名叫臨春兒,買東西從來舍不得使點花錢兒呀,可是誰叫這張琴,是我最最愛的臨春呀。”

是我……最最愛的臨春啊……

二百二十年前,扇子精站在鎮妖塔上,嘴里涌著血看著面前的虎頭陰鈴。陰鈴靈神對它說:“你花了五十年的時間,受日夜刀剮之苦來我面前,我信你意念執著。故我只警告你一句話。若你取下我,而我們彼此之間法力無法融合,你必死當場,而我重歸塔角,毫發不傷,你還是要取?”“是。”

七十年前,扇子精站在鎖妖塔另一側,用比百年前更悲涼決絕地表情面向陽鈴,他說:“臨春奪千人魂魄,逆天而行,反轉生死,必將有難,我不得不來此一行。”陽鈴的靈神一聲嘆息。“取我不及陰鈴,我是浩氣之鈴,不管我們能否融合,你以妖身用鈴,必活不過十年。”

扇子精坐在門口笑,二十年了,賺了啊。本想找個地方偷偷的變成扇子的,但是怎么知道走得出這個家門,走不下這臺階啊,真是多一步都不愿意再離開了。于是就干脆坐下開始唱歌,唱著我最最愛的臨春啊。“要是能和臨春你一起變老就好了。”

“要是能和扇子你一起變老就好了。”

臨春琴站在長安樂坊前。如果有來生,你是不是還會抱著一碗餛飩跑來這里聽歌。當初你讓我在這奏給你聽,我不肯,因為沒有好的樂師,便失了身份。其實我一直在怨幽蘭,她在極盛之時塑了性格剛烈的我,那時她少年得志,身處皇庭,是世間第一的琴師,在她極盛之時塑了我,在她大徹大悟之時,塑了熙和。

現在我知道我錯了,幽蘭一直沒有大徹大悟過,她的一生至死都是極其傲慢的,只是不同的是熙和,因為我只能表達出幽蘭的全部驕傲與絢麗的人生。放大她的感情,無論對錯。而熙和則能將幽蘭的戾氣消融,幻化出安暖祥和的旋律。熙和是感激的,無論別人給予了什么,他都感激自己能成為一架琴,為自己能譜出一段美麗的曲子而心存感激。而扇子對我也是如此,無論我是否給予了什么,扇子一直是笑著的。

“你們看,好漂亮的古琴!!”

“天啊!!!”

“誰丟的,不可能吧。”

“這難道是老天送給我們樂坊的?”

“實在是太漂亮了。通體的流光,簡直是神琴。”

此后百年,臨春琴一直被長安這家樂坊視為鎮坊之寶。每月一奏,聞者心中安暖,默默流淚,不少人聽聞此琴之聲頓悟回首,才看清身邊值得珍惜的一切。

人們曾說,有時夜半琴會自鳴不息,聞者斷腸,或有時看到有一人立于琴閣,風姿舉世無雙。

很多很多年后,有一十五六歲的孩子,端了一碗餛飩,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趴在樂坊的墻頭,默默看著臨春琴。

半響,他喊:“臨春!!!”

“繃——”的一聲,琴弦便斷了。
 

文章錄入:luhui      責任編輯:尹暄
姚李論壇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7星彩中几个号有奖